庖丁解牛原文及翻译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5-21 16:48

出处或作者:《庄子》
 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。手之所触,肩之所倚,足之所履,膝之所踦,砉然向然,奏刀騞然,莫不中音:合于《桑林》之舞,乃中《经首》之会。
  文惠君曰:“嘻,善哉!技盖至此乎?”
  庖丁释刀对曰:“臣之所好者,道也;进乎技矣。始臣之解牛之时,所见无非牛者;三年之后,未尝见全牛也。方今之时,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,官知目而神欲行。依乎天理,批大卻,导大窾,因其当然,技经肯綮之未尝,而况大軱乎!良庖岁更刀,割也;族庖月更刀,折也。今臣之刀十九年矣,所解数千牛矣,而刀刃若新发于硎。彼节者有间,而刀刃者无厚;以无厚入有间,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!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。固然,每至于族,吾见其难为,怵然为戒,视为止,行为迟。动刀甚微,謋然已解,如土委地。提刀而立,为之四顾,为之犹豫满志;善刀而藏之。”
  文惠君曰:“善哉!吾闻庖丁之言,得养生焉。”

庖丁解牛全文翻译:

  厨师给梁惠王宰牛。手所打仗的处所,肩膀所倚靠的处所,脚所踩的处所,膝盖所顶的处所,哗哗作响,进刀时豁豁地,没有不合音律的:合乎(汤时)《桑林》舞乐的节奏,又合乎(尧时)《经首》乐曲的节拍。
  梁惠王说:“嘻,好啊!(你解牛的)技能怎么竟会高深到这种水平啊?”
  厨师放下刀答复说:“我所喜好的,是(事物的)纪律,(已经)高出(一般的)技能了。开始我宰牛的时候,眼里所看到的没有不是牛的;三年今后,不再能见到整头的牛了。此刻,我凭精力和牛打仗,而不消眼睛去看,视觉遏制了而精力在勾当。依照(牛的生理上的)天然布局,击入牛体筋骨(相接的)偏差,顺着(骨节间的)空处进刀,依照牛体原来的结构,筋脉经络相连的处所和筋骨团结的处所,尚且未曾拿刀遇到过,更况且大骨大呢!技能好的厨师每年改换一把刀,(是用刀硬)切断筋肉;一般的厨师每月(就得)改换一把刀,(是用刀)砍断骨头。如今,我的刀(用了)十九年,所宰的牛有几千头了,但刀刃的尖利就象刚从磨刀石上磨出来的一样。那牛的骨节有间隙,而刀刃很薄;用很薄的(刀刃)插入有旷地的(骨节),宽宽绰绰地,对刀刃的运转一定是有余地的啊!因此,十九年来,刀刃还象刚从磨刀石上磨出来的一样。固然是这样,每当遇到(筋骨)交织聚结的处所,我看到哪里很难下刀,就小心翼翼地提高鉴戒,视力会合到一点,行动迟钝下来,动起刀来很是轻,豁啦一声,(牛的骨和肉一下子)解开了,就象土壤散落在地上一样。(我)提着刀站立起来,为此举目四望,为此志自得满,(然后)把刀擦抹清洁,保藏起来。”
  梁惠王说:“好啊!我听了厨师的这番话,分明白养生的原理了。”

庖丁解牛比较翻译

 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。手之所触,肩之所倚,足之所履,膝之所踦,砉然向然,奏刀騞然,莫不中音:合于《桑林》之舞,乃中《经首》之会。
  厨师给梁惠王宰牛。手所打仗的处所,肩膀所倚靠的处所,脚所踩的处所,膝盖所顶的处所,哗哗作响,进刀时豁豁地,没有不合音律的:合乎(汤时)《桑林》舞乐的节奏,又合乎(尧时)《经首》乐曲的节拍。
  文惠君曰:“嘻,善哉!技盖至此乎?”
  梁惠王说:“嘻,好啊!(你解牛的)技能怎么竟会高深到这种水平啊?”
  庖丁释刀对曰:“臣之所好者,道也;进乎技矣。始臣之解牛之时,所见无非牛者;三年之后,未尝见全牛也。方今之时,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,官知目而神欲行。依乎天理,批大卻,导大窾,因其当然,技经肯綮之未尝,而况大軱乎!良庖岁更刀,割也;族庖月更刀,折也。今臣之刀十九年矣,所解数千牛矣,而刀刃若新发于硎。彼节者有间,而刀刃者无厚;以无厚入有间,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!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。固然,每至于族,吾见其难为,怵然为戒,视为止,行为迟。动刀甚微,謋然已解,如土委地。提刀而立,为之四顾,为之犹豫满志;善刀而藏之。”
  厨师放下刀答复说:“我所喜好的,是(事物的)纪律,(已经)高出(一般的)技能了。开始我宰牛的时候,眼里所看到的没有不是牛的;三年今后,不再能见到整头的牛了。此刻,我凭精力和牛打仗,而不消眼睛去看,视觉遏制了而精力在勾当。依照(牛的生理上的)天然布局,击入牛体筋骨(相接的)偏差,顺着(骨节间的)空处进刀,依照牛体原来的结构,筋脉经络相连的处所和筋骨团结的处所,尚且未曾拿刀遇到过,更况且大骨大呢!技能好的厨师每年改换一把刀,(是用刀硬)切断筋肉;一般的厨师每月(就得)改换一把刀,(是用刀)砍断骨头。如今,我的刀(用了)十九年,所宰的牛有几千头了,但刀刃的尖利就象刚从磨刀石上磨出来的一样。那牛的骨节有间隙,而刀刃很薄;用很薄的(刀刃)插入有旷地的(骨节),宽宽绰绰地,对刀刃的运转一定是有余地的啊!因此,十九年来,刀刃还象刚从磨刀石上磨出来的一样。固然是这样,每当遇到(筋骨)交织聚结的处所,我看到哪里很难下刀,就小心翼翼地提高鉴戒,视力会合到一点,行动迟钝下来,动起刀来很是轻,豁啦一声,(牛的骨和肉一下子)解开了,就象土壤散落在地上一样。(我)提着刀站立起来,为此举目四望,为此志自得满,(然后)把刀擦抹清洁,天天斗牛,保藏起来。”
  文惠君曰:“善哉!吾闻庖丁之言,得养生焉。”
  梁惠王说:“好啊!我听了厨师的这番话,分明白养生的原理了。”